叔嫂之祸

来自027
跳转至: 导航搜索

楚文王的夫人妫氏,生二子,长子熊艰,次子熊恽。熊恽的才智胜过熊艰,为妫夫人所爱,楚国人也都很佩服他。楚文王病死以后,熊艰继位,心里很忌妒熊恽,总想找个理由杀掉他,以绝后患。但左右多有为熊恽周旋的,因而不能得逞。熊艰懒于政事,专搞游玩打猎,在位三年,无所作为,很多人都不喜欢他。熊恽认为时机已到,趁熊艰出外打猎之机,派勇士把他杀了,并告诉妫夫人,说他是病死的。妫夫人虽然心疑,但不想弄明白此事,便使诸大夫拥立熊恽为君,就是楚成王。

楚成王以叔父子元为令尹,主持政事。楚成王虽然才智过人,但年纪轻,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,缺乏政治经验,所以妫夫人常与子元商议政事。素称”桃花夫人”的妫夫人,虽然年过三十,但姿色不减当年。子元对这位天下绝色的嫂嫂逐渐产生了非分的念头,想与她私通,却又害怕正直无私,才智过人的大夫斗伯比,所以不敢放肆。后来,斗伯比一死,子元就肆无忌惮了,便几次以言语挑逗。妫夫人有所察觉,就对他冷若冰霜。过了几年,子元企图撩拨妫夫人寡居孤独的苦闷,动其春心,就在好的宫室旁边盖了一座豪华的新殿,常命乐伎,在此奏乐,跳万舞,热闹非常。一天,妫夫人问侍女:“宫外乐舞之声从何处而来?”侍女说:“是从令尹的新殿中传来的。”妫夫人叹息说:“先君以万舞演习战备,征服诸侯,来楚朝贡的人络绎不绝。今楚兵不至中原已十年了,令尹不以为耻,还乐于乐舞之中。”这些话传到子元的耳朵里,子元只好说:“妇人尚不忘中原,我反而忘了;我不打郑国,非丈夫!”他打算通过战争的胜利来博取妫夫人的欢心,就亲自挂帅,发兵车六百辆,浩浩荡荡杀奔郑国而去。

郑文公听说楚兵杀来,急忙召集百官商议。大臣叔詹说:“依我之见,楚兵不久自退。”郑文公说:“令尹亲自挂帅,岂肯轻易退兵?”叔詹说:“楚国有兵,从来没有用六百乘兵车。子元是想打个胜仗,向妫夫人献媚。既然急于求胜,就必定怕败。若楚兵来了,我自有计退它。”正在商议,忽有士兵报告:“楚军已进桔柣(音:迭)关,将至逵市。”叔詹说:“不要怕!”于是,安排甲士埋伏于城内,大开城门,街市百姓来往如常,并无心慌之状。子元率兵来到离五里的地方,见城中如此,心中疑惑,就扎住营寨,亲自登高辽望郑城。忽见城内旌旗整肃,甲士林立,看了一回叹息说:“郑国有三位贤臣,其谋不可测!万一失利,有何面目见妫夫人?待探听虚实,方可以攻城。”次日,后队来人报告:“打听到齐侯同宋、鲁、诸侯,亲率大军,前来救郑。”子元一听大惊,便对诸位将领说:“齐、宋、鲁大军若截我去路,我腹背受敌,必定损兵折将。我们已打到郑国的逵市,可算是全胜了。”就暗传号令,人衔枚,马摘铃,边夜拔寨潜遁。大军走出郑国国界后,就鸣钟击鼓,唱凯歌而还。还先派人去报告妫夫人说:“令尹全胜而回。”妫夫人对熊恽说:“令尹若是歼敌成功,就该表彰。”后来,熊恽查明了元是不战而还,并无战功,不仅没有表彰,而且十分不满。

子元见此情况,内心不安,遂起谋反篡位之心,想先和妫夫人私通,然后行事。凑巧妫夫人有小病,子元假称问安,到宫中住了三昼夜不肯出宫门,大夫斗廉知道后闯入宫中,见子元正在对着镜子梳妆打扮,就厉声说:“此地是你梳妆之地?令尹应迅速退出!”子元说:“此地是我家宫室,与你何干?”斗廉说:“王侯之贵,弟兄不得通属。今妫夫人在此,男女别嫌,你令尹不知此理?”子元大怒说:“楚国政权在我手中,你敢多言!”命令左右将斗廉捆绑在屋檐下,不放出宫。妫夫人暗中派侍侯的人向斗伯比的儿子斗谷于菟告急,要他进宫平定变乱。斗谷于菟密奏楚成王后,约定斗梧、斗御疆、斗班等将,半夜率甲兵围住王宫,家兵尺散。子元从梦中惊醒,正拿着宝剑准备外逃,恰好碰上斗班提剑而来,斗班大喝一声:“乱臣贼子休走!”二人立即打了起来。没战几个回合,斗梧,斗御疆一齐赶到,子元料不能取胜,夺门想逃,被斗班一剑掉砍了脑袋。次日,楚成王命令杀绝子元家小,在交通要道张榜公布其罪状。